當前位置: 首頁» 媒體聚焦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 2020年3月15日報道中醫抗疫⑮:中醫治重症,為啥療效好?

發佈時間:2020-04-06

  重症患者的救治是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的重中之重。中醫藥發揮自身特色和優勢,精準施策,多管齊下,啃下了治療重症、危重症患者這塊“硬骨頭”。

  一人一策精準施治

  在武漢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症病房,62牀的新冠肺炎病人李某71歲了,一度病情危重,生命垂危,高燒不退,咳喘不止。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仝小林查看病情後,當即開出一箇中藥方。患者服用3付中藥後,病情明顯好轉,生命體徵穩定,轉入普通病房。

  仝小林曾經3天跑了4家醫院,看了80多位危重症病人。他一進醫院,就穿上防護服,直奔ICU病房查看病人,瞭解病情,應用中醫方法治療危重症患者。在他的推動下,這些醫院救治重症病人的中醫參與率明顯提高。

  重症病情發展相對迅速,根據病情變化,一人一策,隨證化裁,注重體質、疾病、症狀“三結合”,同病不同治,同病不同方,精準施治,臨牀效果顯著。

  73歲的河北省患者鄭某住院15天,中藥處方開15次。入院後,突然出現間斷意識模糊、煩躁,病情危急。中醫專家辨證為“濁毒熱結,腑氣不通”,開具小承氣湯合麻杏石甘湯。患者服藥後,第二天上午排大便兩次,意識逐漸恢復。幾天後,患者又突然胸悶憋喘加重,當即再次調整處方,給予葶藶大棗瀉肺湯合瓜蔞薤白半夏湯緊急服下。次日,患者症狀大為緩解,舌象復原。

  在救治重症和危重病人中,中醫為何有很好的療效?仝小林説:“重症病人痰濕還阻塞在肺部,呼吸就越來越困難,氧飽和度逐漸降低,中醫救治重症、危重症時,要宣肺化痰,從肺、脾、腎幾個角度去治,能夠改善體內環境,療效明顯。”

  古法新用另闢蹊徑

  奮戰在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ICU病房的北京中醫藥大學總領隊葉永安説:“提升危重症患者救治成功率,是我們中醫國家隊努力的方向。”

  2月28日,葉永安帶領中醫團隊首次進入重症ICU病房。中醫望聞問切作為臨牀收集數據的主要手段,在危重症ICU病房,卻很難達到理想的效果。病人上着呼吸機,無法實現問診,無法觀察舌象,胳膊上捆着監測袖帶,手背扎着輸液針,再加上醫生帶着兩層手套,切脈也很困難。在很難掌握更多信息的情況下,中醫如何實現精準辨證?

  “在傳統的臟腑辨證、衞氣營血辨證不足以獲得更多信息的情況下,我們綜合五運六氣理論、三部九候診法以及臨牀客觀檢查指標,精準評估患者的病情。”葉永安古法新用,另闢蹊徑,在頸動脈、踝關節拿脈,靈活採用臟腑辨證及衞氣營血等理論,為患者遣方用藥。

  “是你們救了我的命啊!”一位79歲高齡的危重症患者因病情平穩即將轉入專科醫院時,緊緊地拉住葉永安的手説。老人姓付,發病10余天,入院時肺部影像學呈持續性惡化,時清時寐,偶有躁狂,情緒恐懼,整夜不能入眠。結合對症的中藥治療後,患者症狀改善明顯。治療一週後從病危轉為平穩狀態。自醫療隊支援武漢以來,接管病區現有患者全部由重症、危重症轉為了普通輕症。

  對危重型新冠肺炎這塊“硬骨頭”,葉永安提出,中醫治療當尊重四診,但不能侷限於四診,對於ICU危重症患者診療的困難,中醫人應注重天人合一,採用多種經典理論相結合,融會貫通於患者的治療,方可取得臨牀療效,讓更多的患者受益於博大精深的中醫藥學。

  因人制宜治法多樣

  在雷神山醫院,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岳陽中西醫結合醫院心血管內科主任樊民,為呼吸困難、胸口疼痛難忍的重症患者劉女士做鍼灸。針刺、捻轉,運針,20分鐘後,劉女士症狀逐漸舒緩,半個小時逐漸恢復正常。

  “針刺治療方法可用於減少或替代重症患者呼吸機治療。”樊民拿出一根經過改造的毫針,在外面加了一個塑料的套管。這是因為隔離病房裏穿着防護服,護目鏡很容易起霧,帶着幾層手套的話手感比較差。他與同事在毫針外面加了一個塑料的套管,這樣既避免了感染,又能扎準穴位。

  53歲的張某確診入院後,很快上了呼吸機,熬好的中藥清肺排毒湯只能通過“鼻飼”給藥,病房醫生每天給予指尖穴位按摩。經過中西醫結合精心治療,病情日漸好轉,撤下呼吸機。但患者意識恢復後,時而神情淡漠,時而焦慮煩躁,醫務人員採用中醫五行音樂療法治療。幾天後,患者精神明顯好轉,治癒出院。

  新冠肺炎重型、危重型患者病情複雜而多變,有的用着呼吸機,有的合併胃潰瘍出血,有的伴有噁心嘔吐,必須採取多種方法給藥治療。中醫專家因人制宜,廣泛使用鼻飼、灌腸、肚臍貼、穴位貼、針刺、艾灸、穴位按摩等中醫藥療法,為患者們開闢出一條條通往重生的希望之路。

  中藥注射液挽狂瀾

  在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過程中,重症患者會出現“炎症風暴”。這種自身細胞因子的過度反應,對患者機體的損傷很大。中藥注射液成為對付“炎症風暴”的有力武器。

  “趕緊上中藥注射液!”62歲的郭某入院後出現意識模糊,煩躁,眼窩凹陷,手足冰冷,病情極為危重。河北省中醫藥巡診專家現場會診,湯藥濃煎頻頻鼻飼並灌腸給藥,靜脈使用中藥注射液血必淨。兩天後,患者意識恢復,手足變得温暖。患者終於撤下呼吸機,病癒出院。

  “血必淨能活血化瘀,清熱涼血,有效抑制‘炎症風暴’。中藥注射液是搶救治療重症患者的有力武器。”湖北省中醫院肺二科主任吳霞説。79歲的危重症患者史某有20餘年的高血壓病史,伴有腦血管狹窄、心律失常,情況不容樂觀。使用中藥注射液再配合其他中西醫結合手段後,14天后史某康復出院。

  在金銀潭醫院,不少重症病人血氧飽和度時有波動。注射生脈注射液、參麥注射液後,血氧飽和度穩定回升。肺部感染吸收慢的患者,加註熱毒寧、痰熱清等中藥後,很快康復出院。不同的中藥注射液功效不同,可以起到益氣生津、回陽救逆、活血化淤、開竅醒腦等多種功效。

  目前,金銀潭醫院、武漢第一醫院、武漢協和醫院重症患者開始使用中藥注射液。各地使用中藥注射液利好消息不斷。初步臨牀研究顯示,在危重症患者救治中,使用中藥注射液減輕症狀,縮短病程,促進核酸轉陰。

  中央指導組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張伯禮表示,對危重症患者果斷、及早使用中藥注射劑,可以起到力挽狂瀾的作用。

  科研助力臨牀救治

  “重症患者有80%願意接受中西醫結合治療。”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醫療救治組專家組組長、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院士説,他真切體會到老百姓對中醫藥有迫切的需求。

  金銀潭醫院專門收治重症病人,黃璐琦帶領的第一支國家中醫醫療隊接管南一病區,第一時間參與了危重患者救治。接管病區5天后,即有8名患者治癒出院,中醫藥的效果初步體現。隨着中醫療效的逐步被認可,南一病區病牀從32張增加到43張,出院率、好轉率明顯提高。中醫醫療隊正幫助越來越多患者從危重病房走出來。中醫藥正以其良好療效,讓更多人看到其獨特優勢。

  “科研助力臨牀救治。尋找中醫藥療效的高級別循證證據,有利於優化臨牀方案並加以推廣,提高臨牀救治率。”黃璐琦説。在醫療隊接管病區的同時,中國中醫科學院後方科研攻關組同步成立,配合武漢前方進行臨牀數據分析,優化治療方案。科研攻關組緊急設計開發了供醫護人員使用的症狀信息及舌診圖像採集程序,以及針對方艙醫院的患者自述症狀採集系統,為全面開展臨牀研究提供了技術支撐。通過診療經驗的不斷積累,黃璐琦團隊總結出臨牀經驗方——化濕敗毒顆粒,目前已完成了藥理、毒理、工藝、質量等工作,並獲得北京市的醫院製劑批准,將更大範圍應用於臨牀救治。

  中央指導組成員、國家衞生健康委黨組成員、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黨組書記餘豔紅介紹,對於重症患者,一項75例的臨牀對照試驗顯示,中西藥並用較單純西藥組相比,核酸轉陰時間、住院時間平均縮短3天。對於危重症患者,中醫和西醫專家聯合會診、辨證論治後,中藥在改善血氧飽和度、抑制“炎症風暴”等方面有積極的作用。